檐啾啾

勉强能写点东西的超——级小透明。三次繁忙淡圈中,平时偶尔会诈尸点个小蓝手啥的。

突然发现手机里自己写的文的备份都没了:(
现在根本找不到自己之前写的东西了,选择死亡。

【楚苏】long-expected

秀秀生贺w,生日快乐(´ε` )♡ 


-影星x歌星设定,对娱乐圈并不了解有BUG欢迎指出w

-几个月没写也没怎么看过楚苏啦,所以大概有OOC

-依旧不会取名,标题无视之

-以上,看文愉快www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文/檐秋


汽车鸣笛声与发动机的轰鸣在身后交错响起,楚云秀把脸上的口罩往上拽了拽,继续盯着墙上的海报怔怔地出神。

那是一张贴在音像店门口的海报。半开的纸上铺满象征活力的橙色,苏沐橙轻歪着脑袋,冲着镜头露出大大的笑容,甜美而充满朝气。

再次确认周围没人注意到自己

【楚苏】海洋深处

脑洞来自泰戈尔的飞鸟集。

十分短小_(:3

第一次用电脑发文,嘿嘿嘿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文/檐秋


苏沐橙站在大街上,忽然感到一阵无措。

周围是摩肩接踵的人群,他们在附近的每一条街道上涌动,连接天桥的阶梯上也挤满了人,一寸一寸缓慢地向前移动着。

天色渐渐变得昏暗,灰蓝色充满了天地,整个世界仿佛正浸在一片巨大的海里,沉寂在海洋的最深处。

街边的商店接二连三地亮起了或红或绿的霓虹灯,交相辉映闪烁个不停,晃得苏沐橙眼睛生疼。她用力地闭了闭眼睛,抬手在睛明穴的位置狠狠地揉。

身边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无...

【吴邪生贺】【瓶邪】旧亭荷香

一篇完全不像古风的古风。
写到后面像个段子。
十分OOC,不忍直视。

最后,小邪生日快乐——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文/檐秋

8
“三百八十两,你就看要不要吧。”
“得,三百五。再少你不如自己上地里挖去?”
“行,那我给你包起来。”
……
吴邪是一家古董店的掌柜,平日里生意不多,大部分都是些来当地游玩的富家公子,闲来无事逛逛当消遣。但吴邪说起话来毒,不像其他铺子里的生意人会对客人阿谀奉承几句哄得人高兴,所以总是没什么生意。不过也偶尔能碰着懂行的,报报价就能卖个好价钱,一单生意够他吃上几个月。
铺子里唯一的一个伙计叫王盟,听他说自己是从西南那边过来的,家里挺穷,想在江南这块...

【楚苏】暗恋纪事


-真·不会取名字,标题可以直接无视_(:3
-不记得云秀是不是一进联盟就当队长了,如果错了就当私设吧_(:3 然后希望有妹子能告诉我一下w
-电影里那句告白台词是网上搜来删改过的,应该并没有这部电影(。
-不太会写现代文,慎入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文/檐秋

苏沐橙喜欢楚云秀。
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……她自己也记不大清了。
或许是刚进联盟那年吧。那时候她站在台下,看着那名新人操纵着元素法师,放出一个个华丽的魔法,不过几瞬就将对手的血条刷去了大半,脸上的神情镇定自若,肩上长长的卷发随着手的动作微微晃动,就这么晃入了她的眼。
楚云秀和当时的她比起来,简直一个天...



他以为自己这一生都会和他共同度过。直到那天看见他和三王爷的背影,才发现一切不过是“以为”。
政敌呀。一对敌人,怎么会是恋人呢。
想起他日种种,不难明白,自己不过是被人利用罢了。
当真厉害的一招。

三年后他在牢狱中将这般想法说给已成宰相的他听。
他笑了,他说,是啊,相当厉害,
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一招。

脚边摆着的是他此生最后的一顿饭,相当丰盛。
他看着衣着华贵却满面哀容的他,倏地也笑了。

子规啼,征人离。

胡乱写着玩儿。 ˋ( ° ▽、° )

小楼笙寒

放着坑不填,随笔倒是写得很开心x
依旧是边想边写,可能有bug_(:3
标题从引用诗词里化的,和文没啥关系
就酱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文/檐秋

刚过一场小雨,正是倚栏听风的好时候,纳兰吟右手端着只白玉荷花盏,左手握一十六骨纸扇在胸前轻摇,颇有股“诗酒足风流”的意味。
然而不过是故作风雅罢了。纳兰吟想起昔日秦喻对自己的调侃,无奈地勾起嘴角又摇摇头,引得一旁的小侍女好奇地抬头望去,见人笑颜,又红了脸低下头来。
半晌不见旁边的人有什么动静,好不容易静了心的小姑娘又偷偷把头抬起,才发现刚才还笑着的人已被低落笼罩,只偏头望着栏下的荷花池,眼敛轻垂,细密的睫毛颤巍巍地拍打着脸颊

一次奶茶喝多了睡不着时候的产物……
名字乱取的,结局real奇怪。
随便看看吧。
改了个ID觉得自己萌萌哒蛤蛤蛤蛤蛤蛤蛤蛤x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文/檐秋

雕花的屏风里头,隐隐有白烟飘出,弯弯绕绕的,慢慢氤氲了她的眼。
这令她想起以前那个早晨,江畔的雾。
那雾也似这般,薄如白纱却亦有色,横在人眼前,叫人什么都看不真切。
屏风上雕的无非是些花鸟虫鱼,在烟无意似有意的遮挡下,也像是牛鬼蛇神了。
屏风那端燃的是普通的檀香,细闻起来倒也能静心,只可惜对她无半分用处。
若是悲伤到了极点,区区香料又怎奈何得了这固执愚蠢却也叫人心疼的心?
她想要开口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,想拿笔写下,未等...

画花

发现自己最近取名儿全是“秋”
大概是因为秋天来了吧XD

然后关于这篇文,只想说,
不是情不深,而是情太深。
艾玛好深沉感觉好羞耻hhhhh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文/檐秋

雪白的宣纸上头画着一截儿桃花枝,就这么静静地躺在红木桌上,上头压着个雕诗的镇纸。
“人面桃花相映红。”

1
雁秋说,他现在最想的,就是把那一树桃花画下来。
那树桃花是那样的绚烂,那样的绮丽,那样的……好看。
宁远最喜欢的,就是桃花了。
可是雁秋不能画。
他的眼睛在他十四岁那年被大火灼伤,此后虽能视物,却尤其畏光,不可久用。
于是光是一树的枝丫,每日画两三枝就得休息,一天再不能用眼,就这么画了大半年才画完。
雁秋把它...

长安某

挺短的。
最后一句诗出自殊同的《我亦好歌亦好酒》
很喜欢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文/檐秋

邻居几个都知道,林家的小公子做梦都想去长安。
是呀,长安谁不想去呢?那里是京城,和这小小益县比起来,有着一等一的好酒,一等一的好风景,更有一等一的好人儿。
只是想去,就去得了么?

林秋是个读书人,还是个只读一本书的读书人。
别看书的样子各不相同,可封面上的名目亘古不变——
《徐萦漪集》。
徐萦漪是京城里头有名的诗人,最擅长写些奇山秀水,且风格与常人所写的豪迈大气不同,总能透出些细腻婉约的味儿来。
林秋最爱读的,便是他的诗。
只可惜徐萦漪虽有一身才华,却是个不能行走的主儿——他年幼时曾不...

©檐啾啾 | Powered by LOFTER